一人、一车、一手机,接单、送货、跑小区,他们有个好听的名字叫“外卖小哥”。

他们奔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是我们平日里 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,疫情期间小区封闭管理,他们将果蔬、日用品,送到千家万户。

3月8日,记者走近这个特殊群体,采访两名普通外卖小哥忙碌的一天,记录他们抗“疫”路上不为人知的感人故事。

3月7日10时许,美团外卖小哥王博成,在人民医院北门送完货,发现路口站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。有人劝他别管“闲事”,王博成却主动上前询问,帮忙拨打报警电话,在民警的提醒下从拐杖上找到了家人的联系方式,并将老人送回了家。

27岁的王博成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nlbjd.com/,南安普顿是美团外卖黎明湖站的一名骑手,住在公司提供的单身宿舍里。

接单、取货、送货、打电话……一天的工作开始了,他手机不离手,摩托不离身,从商超到小区,从网上接单到线下送货,每一单都尽量最快送达。

平时都是送餐,疫情防控期间,美团开通了送果蔬、日常用品等服务。水果、蔬菜、大米、白面、豆油等,每单都是一大包,王博成送的最大一单价值1200多元。

每次送货,都是手拎肩扛,有时候一单东西太多,需要往返拎三四次。公司要求无接触配送,将货物放到指定位置,待顾客核对后,他再骑上摩托接着送下一单。

10时到13时30分,17时到20时,是每天的两个高峰期,订单多,催得急,每次送货,他都是一路小跑,为的是尽快送达。

早餐几乎不吃,午餐买现成的,闲暇时拿着城市地图和导航看。每个小区,每一条街道,他都烂熟于心,人称“活地图”,就为了送货能节省时间,能比别人多送几单。

20时左右,回到宿舍,冲个热水澡,为了省钱,自己做饭吃。收拾妥当了,赶忙给妻子视频,逗儿子开心,很少提及工作的辛苦。

“说实话,只要看到老婆孩子,听到儿子喊爸爸,我一点也不觉得累。疫情期间,除了每单6元左右的配送费,美团还给补助,一天20多单,跟旺季时每天50多单比,算是轻松的。咱努力工作,不都是为了孩子,为了一家人生活得更好,累点值!”

2019年夏天,一名顾客凌晨下单,因为手机静音,他等到3点多,才找到对方,送完了最后一单。王博成说,现在顾客都挺好,也很尊重他们,因特殊情况偶尔晚了也都谅解。他喜欢大庆这座城市,他会继续当一名称职的外卖小哥,为更多大庆人服务。

29岁的王洋,美团外卖骑手,每天骑着小摩托,快乐地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。

中专学历的他,已经从业3年,是外卖小哥里的“老兵”,送单数量多,工资也高,春节前工资12019元。同事们都说,王洋当了3年外卖骑手,保守工资20万元。

这是他们的工作,也是他们的承诺。王洋说,外卖小哥拼的就是速度和服务,谁的速度快,谁的服务好,顾客就会好评,公司还有奖励。

出生齐齐哈尔农村的王洋,在联想科技城合租了一个房间,每月租金450元。父母都在南方打工,春节他选择了加班,除夕的夜里,他狠下心,花300元买了几个硬菜。

给爸妈视频拜年,嘱咐他们吃饱穿暖,发孝心大红包。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,守着空荡荡的房间他哭了,擦干眼泪,他又笑出了声,因为新的一年他又有了新的目标。

大年初一,站长刘青山喊他吃饺子。他说:“有家真好,我也想在大庆有个家。”